济南股票配资

第526章 阿贤回来了

介绍:本书简介书名:娘子别动手作者:林宸岚推荐:荐票推荐书签:加入书签举报:

   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hjpz210.cn提供的全本小说 - 《娘子别动手》 第526章 阿贤回来了
    九夜草摘取,柳青墨带队就行了。

    尹出约了人,直接出了客栈。

    沈政看了一眼尹出,两个人应该将近二十年没有见面了吧,他那一张俊脸现在也爬上了一抹沧桑。

    “你今日找我有何事?”沈政落座在茶馆中,话开门见山,他也有一些意外,尹出这个时候来找自己做什么。

    尹出向来沉默寡言的脸上却是笑了笑,抬头看看这茶馆中幽静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应该还记得吧,在门派里,也有这种环境,竹林深处,有时候下下棋,也很有乐趣。咱们几个人再斗嘴几句,一的时光过得也很快,那训练,也不觉得枯燥乏味了。”

    沈政微微蹙眉,他也并不认为尹出突然来找自己,只是为了叙旧。

    在茶馆中,古琴的声音悠远,缓缓传过来,茶香袅袅,室内的一角有人放着沉香,闻着都叫人觉得舒心。

    尹出又:“当年咱们几个人一起在斩云派的时候,作为同一届的子弟,常常有接触。

    你眼里,心里全都是阿贤,这一点我们都知道。后来她与你有了婚约,你高心睡不着觉,半夜拉我们起来去喝酒。

    作为兄弟,我也真诚的祝福你。”

    沈政挑眉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我知道,你也深爱着她,可是你没有这个机会。你也是个大度的人,不然的话,阿贤与你的关系也不会这般好。”沈政如实着,想起来当年那些历历在目的事情,他总觉得时间还停留在那个时候。

    这二十来年,似乎都如白驹过隙,眨眼间便是过去了,弹指一挥间,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。

    唯有的美好的时光,难以忘怀的时光,在那二十年前,有一个叫韩幼贤的女子,出现在他的世界里,他的日常生活郑

    他永远都记得,她身着一袭斩云派的白衣,温婉动人,总笑盈盈地唤他,沈政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听来自己的名字,犹如,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名字居然如此好听。

    那身着白纱长裙的人儿,就像是这世间最难抹去的印记,就像那花开留在画中,花败之后也永远无法暗淡的颜色。是她端庄娴雅的美丽。

    然而,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沈政微蹙的眉头忽然紧锁,这周遭的古琴之音,听来也让他觉得甚是烦躁。

    尹出看了沈政一眼,出来的话更是让沈政满心不快。

    “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,阻断了你们此生的缘分,有人,她失踪可能是个幌子,也许人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总之后来,为了沈韩两家的关系,韩家将另外一个一母同胞的嫡女,韩幼婉嫁给了你。

    你一时间无法接受心爱的人离开,夜夜酗酒,不省人事,无意中宠幸了一个女子,并且生下了长子。

    韩幼婉,也在同年生下了你的嫡女,之后……

    你便是登上沈家家主的位置,大权在握,又是儿女双全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你是在嘲讽我吗?想笑你就笑出来吧,笑我这可悲的人生,什么都不能自己做主。”沈政忽然一摔黑色的墨袍,面露怒意。差点摔了桌子上的茶杯。

    尹出却大笑一声,险些笑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你痛苦,难道我就不痛苦吗?阿贤,她多么美好,为什么落得如茨下场?为什么你我都不能还她一个清白?让她这一辈子都含冤!”

    看着尹出的深情,沈政沉声喝道:“够了,都是过去的往事提出来做什么?你有什么办法吗?我又有什么办法吗?!”

    尹出忽然收敛了苦笑,正色一句。

    “阿贤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尹出轻轻地出这句话,就好像是一个非常非常的石子,轻轻地放入了水中,原本平静如镜的湖水,顿时排山倒海般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?!”

    沈政原本紧锁的眉头,顿时瞪大眼睛,二十年来他头一次面容失色。

    “我她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政一脸震惊,诧异,疑惑,惊喜,意外……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他的眼郑

    阿贤回来了?阿贤什么时候回来的?这消失的二十年里她去了哪里?她在做什么?当年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尹出看着他脸上来回变换的神色,便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在哪里?她到底在哪里?我要见她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激动,有什么话咱们慢慢。”尹出犹如胸有成竹,慢条斯理的着。

    沈政却一刻都等不了,顿时站起了身子,高声道:“尹出,你告诉我她在哪里,我要见她!”

    尹出却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沈政,你不会不清楚,她现在背负着骂名,她不会出现在众饶面前。她那么善良,定然不会出现在你的世界里,打扰你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!”沈政的眉头倒竖犹如两座山。

    尹出沉声:“她如果能够回到韩家,如果能够面见世人,她也不会偷偷来见我。当年的事情多有蹊跷之处,她是被冤枉的,一定是被冤枉的,可是她苦于没有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。如今!她需要我们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他口中所的这个人,是伊云纤尘。

    如果她能够回到韩家认祖归宗,如果能够以韩家外孙女的身份面见世人,她当然不会这样私下来找自己,承认自己的身份,并且提出当年的事情。

    沈政瞪大眼睛,听着尹出口中的阿贤,如今窘迫的境地,尴尬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蠕动着薄唇,好半晌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阿贤她,受委屈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相信那个冰清玉洁的阿贤会做出那种腌臜的事情来,一定是奸人陷害!

    可是当时的韩家,他们插不了手,当年插不了手,现如今过去二十年,人证物证必然都被销毁,又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尹出紧紧地盯着沈政,与他:“阿贤回来了,只要她清楚,当时她看见了什么事情,发生了什么事情,咱们一定能够找出蛛丝马迹来,而且正因为过去二十年,有些饶记忆会松懈下来,会不经意间透露出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阿贤在哪里,我要见她!我一定会帮她沉冤昭雪!”沈政激动的抓着尹出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你冷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!阿贤在哪里!你若是不出来,我就杀了你!”沈政原本就不怒自威的气势,此时更加外露。

    尹出不动声色地看着沈政的怒容。

    “她,当世人还她一个公道的时候,她就会出来见你,告诉你,她这二十年都是怎么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,她这二十年,过得不好吗?”沈政忽然不清楚话来。

    “被人追赶,重伤,灵力几乎枯竭,一身修为尽散!你觉得,她能过得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?她不是韩家的三姐吗?嫡出的三姐,谁敢对她下手?!”沈政一脸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尹出却风轻云淡的告诉他,:“我为什么要骗你?有什么好骗你的?”

    沈政一下子跌坐在那里,好似一头凶猛的狮子,忽然被人抽干了气血,奄奄一息的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尹出看了他一眼,提议:“沈政,我今找你来,只是想和你商谈商谈,重新查探当年的事实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把你所知道的,全部出来。”沈政深深呼吸一口气,有些不愿意揭开的伤疤,这一刻也只能把它揭开,只为了让那些伤疤能够好起来。

    尹出心里也苦笑一番,初次听伊云纤尘起阿贤曾经的事情,他也震惊,也不敢相信,也心疼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原来,这么多年,沈政的心思也一点没变。

    相比较此时情绪失控的沈政,尹出冷静许多。

    他:“当年,韩家,家中出了内贼盗窃,被三姐韩幼贤撞见,韩幼贤追了去,窃贼被正法,韩幼贤也被害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韩家对外公布的消息。”沈政沉重的点零头。

    尹出继续:“但是当我们去查探这消息的时候,追究阿贤的死因的时候,事实上我们却听到有人,三姐与下人有染,被一个侍女发现,三姐当时诛杀了侍女,却被韩老家主亲眼撞见,将她关了起来,那个有染的下缺即处死,后来三姐逃了出去却失踪了,这么多年杳无音信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沈政的脸色更加难看,即便这线索已经听了二十年,可他还是觉得,心里非常的难受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相信这就是事实,不过韩家肯定也听闻了这些流言蜚语,可是为什么没有人出来澄清?

    尹出接着:“一个是韩家公布出来的消息,一个是我们另外听到的消息。这两个消息,世人更加相信第二个。包括你去询问韩幼婉,阿贤的嫡亲姐姐,也是这么亲口对你的。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尹出迟疑了一下,还是道:“当年,追杀阿贤的人,韩幼婉也在。所以我怀疑,韩幼婉要隐瞒什么秘密,或者,当年韩家也隐瞒了什么秘密,因为这个秘密,必须要舍弃阿贤。所以,现在阿贤不敢回韩家,怕自投罗网。”

    “韩幼婉?你是要我怀疑韩幼婉?我同床共枕二十年的枕边人?”沈政垂首接连质问他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尹出的答案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尹出,你到底要什么?!”

    沈政脸色黑沉,你看不出他到底什么意思,但是你却知道,他此时的情绪非常不好。

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
发现配资网 五金股票新闻网 环保投资网 99挖财宝 知识之窗网 葫芦岛新闻网 诊股健康网